1. 
    
    <strong id="ag1ca"></strong>

  2. <strong id="ag1ca"></strong>

  3.   熱門搜索:網頁游戲 火箭球賽 熱門音樂 黃海軍演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人物 >> 內容

    袁鷹的家鄉情結

    時間:2023/9/11 16:40:25

    夏末初秋的北京,依舊天氣悶熱,雷聲陣陣,時而落下些許陣雨,似在哀婉落淚。9月2日上午,我收到袁鷹親友的信息,說袁鷹老師走了,我的心情十分沉痛。

    袁鷹老師平易近人,和藹可親。他是淮安人,用他的話說:“我是淮安縣人!睆膸в朽l音的話語里,可聽出他對故鄉的眷戀。30年前,我在鄉鎮當臨時工,做些端茶倒水的雜活。后來,我創辦了淮安市復興文學社,編印了小報《田野之花》。那時,我惶惑地寫信給他,傾訴創作的苦悶,請他擔任小報顧問。沒想到,身為散文大家又是著名編輯家的他,心系家鄉文學事,竟然—口應允。他在來信中說:“我是淮安人,見到家鄉的文藝刊物和文藝愛好者,自然很高興……顧問之類都是虛名,你們既認為可以,那就參加吧!”出任《田野之花》顧問的他,揮毫寫下幾行遒勁的字:“祝愿故鄉的田野上開遍絢爛的鮮花,長起參天的大樹!c復興文學社同仁共勉!痹瞎P墨有情,心香一瓣,心系家鄉文學青年、提攜文學新人的高尚人格魅力和高尚情操,給我們以鼓舞!短镆爸ā烦隹l各界關注,但是沒有刊號。袁鷹老師知道后給我出主意,讓我去找市文聯和市民政局領導,爭取支持。他用的是人民日報信箋,端端正正的筆跡中,流露出隨和的態度。

    袁鷹老師對我走上文學之路有著重要的影響。2009年5月23日,中國散文學會在北京召開頒獎會,我有幸榮獲全國隨筆一等獎。24日中午,我通過電話與袁鷹老師取得聯系,本來下午已安排活動的他,取消活動接待我。那日,他身穿一件圓領汗衫,腳穿淮安老家河下人送他的一雙黑布鞋。見到我這個小老鄉,他更是神清氣爽,聲音清亮。袁老讓我上座后,立即與我敘起了鄉情。我忙談起1994年10月,他曾寫信鼓勵我,并為我主編的鄉土小報《田野之花》題詞,擔任顧問的事,以表感激之情。交談在自然舒暢的氛圍中進行,袁老說話聲音不大但言詞準確。我遞給他一份《淮安區報》,俯身向他闡述了副刊編輯思想。他聽了直點頭,看了報紙副刊,建議我們給副刊起一個名字,這樣才能辦出特色來,并說:“我過去也是報紙編輯,編了多年副刊,我們不僅是同鄉,也是同行!蔽医舆^話茬問:“您是散文大家,您寫的作品題材廣泛,感情激越,思想深邃,作品中描述的一人一事、一景一物,都反映了社會的人情風貌,跳動著時代脈搏。經您編輯修改過的作品,內容豐富,文字激蕩。我這次來就是向您請教當編輯要注意什么,如何編好副刊,如何寫出好的散文,取點經回去!焙髞,袁老來信給我們報紙副刊取名為“楚水”,我們使用了近三年時間。

    袁鷹老師說,報紙編輯這個角色鍛煉人,也培養人,能積累和學到很多知識。副刊姓副,可沒有它,報紙就沒有品位。副刊辦得好,能提升報紙文化品位,吸引更多讀者。文藝副刊的讀者是有一定層次的。一個好的副刊,能陶冶人的情操,培養高尚的情趣。有的報紙,總體水平不一定很高,但有一個好的副刊,能吸引許多讀者。如果副刊經常搞一些主題性征文,更能吸引讀者的關注。他又說,副刊編輯,付出較多,為人作嫁,而要辦出特色,卻不容易。副刊也要運用各種手段,貼近群眾,多為群眾講話。

    2019年10月,我把《人物傳記》《中國散文家》《淮海晚報》遞給他,那是我獲第八屆冰心散文獎后,報刊對我的專訪,內容里有我對老人家的感激。他看后直點頭,并對我表示祝賀。他聲音洪亮,頭腦異常清晰,記憶力超人,在我陪他聊家鄉情況的近兩個小時里,這位老人沒有身體受傷疼痛的表現。他給我這個小老鄉回信,照例是先談文學,再談老家的街巷舊事……今年,他病重住院,我只能通過電話詢問他的親友。我還琢磨著10月是袁鷹老師100歲生日,計劃到時候去一次北京?墒,我沒有詳細了解他的病況,留下一份無可挽回的遺憾。

    袁鷹老師的作品數量眾多,形式多樣。生在淮安這片文化底蘊豐厚的土地上,我每每讀袁鷹老師的文章,就會生發出一種力量。前幾年,我的散文《粗月亮粗月餅》《夢里依稀看淮安》《老柳樹》《踏雪尋梅——周恩來故居印象》《敲鐘寒山寺》《帶著女兒行走沙家浜》曾連續6年入選《中國散文排行榜》。這兩年,我又有多篇散文被《中國文化報》《中國社會科學報》《中國自然資源報》《中國書畫報》《中國環境報》等頭條登載,還有的散文被《作家文摘》《美文》轉載。這些作品中有對一方水土的深情,也有我對文學前輩的感恩。迄今,我手頭還收藏著袁鷹老師30年前為我寫的親筆信、題詞,還有10年前那個秋天給我散文集《窗外風景》寫的大序,每每翻閱,甚為感動。

    我已步入中年,送走過親人,也送走過師友和同學,對于生命和死亡,不能說沒有些許思考,但我還是很悲傷。在寫完這些文字的時候,我還是哭了。

    袁老走了,去了另一個世界,対于他的每一個學生和他幫助過的每一位基層作者,無疑會失去一片藍天,多了一份永久的思念。

    作者:趙日超 
  4. 關于我們 | 服務條款 | 法律聲明 | 版權所有
  5. 淮安經濟網(www.litechap.com) © 2024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6. 淮安經濟網信息熱線:1930160103@qq.com
  7. 蘇ICP備:05024815號
    男女后进式猛烈XX动态图,日本无吗中文字幕免费,伊伊综合在线视频无码,男女18禁啪啪无遮挡剧烈